睜開雙眼,卻又像沒睜開一樣。漫天的黑暗,無聲的淹沒自己。

  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的黑暗卻給自己懷念的感覺。深深的吐了一口氣,既然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也不知道該怎麼離開,那就順其自然吧。

  「………………痛……不要……」

  微小的聲音,緊緊抓住心臟,止不住的喘氣,讓原本寧靜的周遭,多了詭異的氣氛。

  厚實的漢堡手捂住自己的雙耳,試圖讓那不具名的聲音,排除在外。

  與之願望相反的是,越來越清晰的嗚咽聲。

  那人的哭泣聲,其實有點像他平常笑的時候,也有點像被欺負的時候不自覺發出的聲音,原以為自己對這些是有很多迷戀,現在聽起來,只覺得心臟發疼,眼眶微熱而已。

  

  (好想抱住你……)

  

  <別傻了!他心裡早就沒有你了!>

  

  (不!他那天看到我是有……)

  

  <滿滿的驚嚇!對吧!>

  

  (不是的……)

  

  <他現在可還是跟那個人在一起呢!哪裡有你的位置呢?>

  

  (不是的……)

  

  <別自欺欺人了!他跟你沒……>

  

  

  

  「閉嘴啊啊啊啊啊啊!!!!!!!!」

  猛的從床上坐起,二宮和也大口的喘著氣,撫在心口上的手,讓周遭的衣服大大皺起。閃著水光的眼、略微蒼白的臉,讓二宮和也更加狼狽。

  這樣的夢,是第幾次夢到了?

  看不到那人哭泣的臉,摸不到那人微笑的眼,佔滿腦海的,只有那人微小的嗚咽聲。

  幾次深呼吸,讓二宮和也慢慢從那裡抽身,急促的呼吸也慢慢平復下來,臉上卻滑下一顆顆的水珠,落在棉被上,消失。

  「……雅紀……」

  

  

  

  「……我愛你……」

  

  

  

  「蛤?!」松本潤巨大的聲音迴響在No Ask的專屬休息室裡。「你說你要跟他說什麼?」

  松本潤突如其來的吼聲,讓相葉雅紀的肩頭狠狠抖動了一下。

  「嗯……」相葉雅紀很努力的用腦袋思考,怎樣才不會讓松本潤再一次大喊,可是答案好像不存在。「我愛你?」

  無語。

  無語。

  還是無語。

  「噗!」

  「笑什麼!!!!!!」松本潤再一次發現自己敵不過相葉雅紀,於是只好將怒氣發洩在另外一個人身上了。

  「這是你教出來嗎????這世界上竟然有這種白……」

  「欸欸欸!潤醬!好孩子不可以說不雅的話!」帶著笑意的語氣,全不像是在訓誡,「潤的熱牛奶好了唷!」

  「這就是雅紀的好處!天真爛漫!不是嗎?」

  伸手揉亂松本潤因剛洗完澡而服貼的頭髮,平常喜歡抓的東翹西翹的頭髮,只有在這時候才會乖乖的在自己的位置上,更讓人有種想要用亂的感覺。

  「啊啊啊啊啊啊!!!!你們每個人都一樣啊啊啊啊啊!!!!」一口氣灌下溫度泡的剛剛好的熱牛奶,松本潤丟下兩人,踩著大力且大步的步伐衝回房間。

  「……生氣了?」相葉雅紀歪著頭問著這幾年來一直都在的哥哥。

  「應該是,不過等等就沒事了,別擔心。」輕輕笑著回應。「雅紀只要做自己就好了,一定會順利的。」

  沉穩的聲音,沉著的語調,這些都是這人從未變過的,也是讓相葉雅紀跟松本潤最依賴的地方。

  「嗯!那等等就麻煩翔哥了!」相葉雅紀用力的點了個頭,信賴的眼神裝滿他大大的眼睛,似乎任何事情遇到櫻井翔都一定可以迎刃而解一樣!

  不過只限定跟松本潤有關的就是了。

  「沒問題!你早點睡。」櫻井翔整理完氣呼呼大人的杯子後,也鑽進雖然生氣卻從未鎖過的門裡。

  一時間安靜下來的客廳,只有時鐘滴答滴答的聲音。

  輕柔的風聲,時有時無的車聲,似乎讓時間流動的更加緩慢。

  緩緩環住自己的雙腿,烏黑的大眼緩緩閉起。

  

  

  

  「……好想見你……」

 

 

 

 

------我是分隔線的樣子------

 

憐再一次回歸了!!!!

來來回回的給大家造成困擾了!!!!

先來個近況報告吧!!!

小白正式陣亡了~~所有寫到一半的文文都不見啦~~

憐換了工作~~也度過適應期~~估計再半年可以升主管級啦~~

感情部分就不多說了~~一切隨緣吧~~

啊!!!!

以後都會用手機發文~~

目前是還不太習慣~~但總是有辦法的!!!

就以上!!!

 

希望新的看客、舊的觀者都可以好好享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憐 的頭像
憐憐

♚ 山風點火 ♚【J禁文_山風ONLY】

憐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