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從那裡把你帶回到獸醫院時,我背上已經快昏迷的你不停說著道歉的話語,你緊閉的雙眼,卻怎樣都看不見我淚濕的那張臉。

  你反反覆覆說的那個名字,不斷刺痛我的心,更加深我的罪惡感。

  可你卻怎樣都看不見。

 

  「……你是松本潤吧?」櫻井翔打破這令人懊惱的沉默,輕聲的對著松本潤說。

  這個把相葉雅紀送回來的人,從還沒進門就一直在哭,雖然自己也擔心相葉雅紀的狀況,但像這樣無聲哭泣的人,在櫻井翔的眼裡,卻是比甚麼都還要棘手的東西。

  記得之前大學上的課程似乎有說到,如果一個人的悲傷可以用放聲大哭來宣洩的話,那樣痛苦也可以在短時間內被消彌。

  像松本潤這種哭法,不僅傷心,更加傷身。這樣的痛,才是藏在最深處的。

  看見松本潤微微點了點頭,櫻井翔輕笑了下。

  「今天的事我不會跟任何人說的,包括雅紀的父母也是。只是雅紀明天可能會發點低燒,你會來照顧雅紀吧?」櫻井翔聰明的腦袋早就把事情想得差不多了,只是不願意說得很明白而已。

  眼前的人若是松本潤,那今天讓相葉雅紀變成這樣的人就絕對不會是他。印象中,相葉雅紀口中的松本潤一直以來都是一個有錯就擔的人,像這樣一句話都不說,還安靜掉淚的話,那松本潤最多也只是個推手而已。

  那讓相葉雅紀無法起身的人,就只剩下二宮和也了。畢竟相葉雅紀除了這兩個人之外,根本沒對櫻井翔說過其他人,也就代表,他腦袋裡根本裝不下除了這兩人之外的人啊!

  既然知道松本潤有可能是推手的話,那櫻井翔是必要讓他付出一些代價囉!

  松本潤睜大著眼睛,看向一臉和藹笑容的櫻井翔,「你……不罵我?」

  「如果罵你雅紀就會好起來的話,那我現在一定會把你罵到讓你不想生存在這世上!既然沒有辦法讓雅紀好起來,我又何必浪費口水呢?」櫻井翔的笑顏依舊,可松本潤現在才看清楚,在這溫和笑容的背後一絲笑意都沒有,冷冰冰的眼神緊盯著松本潤不放,想必是從松本潤進門那一刻就一直都是這樣了,只是還未從打擊中清醒過來的松本潤一直沒有發現而已。

  「你討厭我。」毫無疑問的肯定句。松本潤快速建立起自己的碉堡,用力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將眼眶內殘餘的淚水清除。

  在敵人面前軟弱,是大忌!

  「不!我討厭任何一個讓雅紀受傷的人。」櫻井翔態度從容的說。「不管身或心。」

  毫無感情的眼神一瞬都沒有離開過松本潤,就算櫻井翔的語氣再怎麼溫和、緩慢,都只讓松本潤內心的警戒加深罷了。

  若是被大聲斥責,或許還會好一些。松本潤不禁在心裡這樣想著。

  不過會被這樣對待也不是沒有道理的,畢竟會變成現在這樣,有大多數的原因都是因為松本潤沒錯。

  「……明天我會來照顧雅紀……」松本潤在一陣令人窒息的沉默後,緩緩說著。「我只希望你別在雅紀面前對我用這種態度,雅紀雖然單純,但並不是甚麼都……」

  「我不需要你跟我說雅紀的任何事!我比你更了解他!」櫻井翔原本漾著笑容的臉,在聽到松本潤的話語後瞬間垮下。比松本潤大上一些的手,緊扣住松本潤小巧的臉蛋,惡狠狠的表情倒印在他的眼瞳中。

  「傷害雅紀的人,沒有任何資格說雅紀的任何事!」櫻井翔幾乎是咬著牙對著松本潤說。

  自己小心翼翼呵護了這麼多年的孩子,竟然被眼前這個人在一瞬之間全毀滅了!這叫櫻井翔怎麼吞得下這口氣!

  「滾‧回‧去!」緊扣著松本潤臉蛋的手,狠狠的往地下一甩,沒有防備的松本潤,就這樣硬生生跌坐在地板上。

  沒有反抗,松本潤拿起自己的書包,便轉身離去。

  這是他自作自受,會有這樣的結果也是很正常的。

  回頭望向寫有『櫻井獸醫院』字樣的住家,再將眼睛緩緩移向透著微微黃光的小窗戶,松本潤好不容易止住的淚水再一次滑落。

  「……雅紀……」

 

 

 

______________________

憐絕絕對對沒有虐潤潤!!!

來~~跟著憐說....

『憐愛潤潤』!!!

(被踹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憐 的頭像
憐憐

♚ 山風點火 ♚【J禁文_山風ONLY】

憐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