ねえ……四郎,為什麼早上起床的時候一定拉開窗簾呢?」

  身邊這隻無論什麼時候都一定會有一堆問題的人,在一大早起床的時候問的問題竟然可以這麼沒有意義!

  四郎微微皺眉轉頭看著坐在床沿緊盯窗簾不放的背影。四郎很清楚這傢伙一點也不想知道為甚麼,只是有疑問所以問了而已,對於解答正不正確什麼的,這傢伙一點興趣都沒有。

  因為一直被關起來也會累。」就是因為知道解答不重要,那就乾脆亂回答吧。

  像是了解什麼般的三郎,一聽到回答竟然是馬上起身,準備去拉開隔開一切的窗簾。

  早就發現三郎想要做什麼,四郎的漢堡手用力一撈,又把三郎抓回床上。

  「你是笨蛋嗎?你現在沒穿衣服耶!」瞇眼無奈的看著三郎的髮旋,老實說四郎真想把這腦袋打開來看看裡頭究竟裝了些什麼。

  微薄的雙唇輕輕吻上三郎的肩,自然的在三郎的花火胎記上加了自己的印記,唇緩緩移到他最敏感的脖子,再慢慢往上含住三郎的耳珠,刻意的讓自己舔咬三郎耳朵的聲音放大。

  原本以為會跟以前一樣繼續下去,沒想到懷裡的人卻用力掙開了四郎的雙手。

  緩緩轉過的臉上,被滿滿的疑問給包圍著,無神的眼裡寫的卻全是對四郎的不信任。微微顫抖的手指在四郎溫熱的臉上緩緩遊走著,沒有任何情感在裡頭的舉動,讓四郎的心狠狠抽痛著。

  「……四郎……為什麼……要抱我?」

  沒有起伏的語調在微涼的房間裡顯得更加冰冷。

  還記得第一次有女朋友的時候,第一個知道的人就是四郎,第一次的吻,也是在那時候失去的。

  還記得第一次跟女朋友分手的時候,第一個曉得的人依舊是四郎,第一次跟別人做那種事,也是在那一天。

  原以為這一切都是很正常的,一直到看到四郎被人告白的那一幕,這才發現,這有多奇怪。

  跟四郎站在一起的那個人,好漂亮!好適合四郎!

  跟自己不一樣,她的身高剛剛好可以靠在四郎的肩膀上;跟自己不一樣,她小小的身軀剛剛好可以被四郎緊緊抱在懷裡;跟自己不一樣,那個人,才是真正應該跟四郎在一起的人。

  仔細想想,四郎也從來沒有對自己說過“喜歡”這兩個字。這是不是代表四郎覺得我不是那一種可以永遠擺在身邊的人?

  既然如此,又為什麼要這樣抱著我?既然如此,又為什麼要對我如此溫柔?

  好幾次自己真正想問的問句都差這麼一點點就脫口而出,也好幾次在不小心問出口的同時硬生生把它換成一點意義都沒有的問題。每一次都下定決心下一次絕對要問,卻都在每一次把它變成於蠢到不行的疑問。

  也許是這樣,四郎才會對我那麼敷衍吧?!如果是她的話,四郎絕對會像那天安慰她一樣充滿耐心吧?!

  呵……原來不管怎麼比……我都比不上她……

  「……四郎……你這次……要怎麼回答我的問題呢?」大大的眼睛裡蓄滿淚水,像是只要再一次小小的打擊就會奪眶而出。緊緊咬住下唇,三郎不准自己在還沒有聽到解答之前就先認輸。

  兩人之間的沉默不知道持續了多久,突然被四郎深深的嘆息給打破。

  四郎抬眼看著不停讓淚水在眼眶裡打轉的三郎,又再一次忍不住深深嘆了一口氣。

  花子媽媽說的果然沒錯!依照三郎的腦袋,他絕對什麼都不懂。不懂我對他好的意義,更不懂我愛他的方式。

  「你是笨蛋嗎?不!應該說是……你是笨蛋!」用力把三郎攬進自己懷裡,不再壓抑的淚水狠狠浸濕自己胸前的衣料,憐惜的吻一個個的落在三郎髮上。

  四郎知道自己本來就不是個會把心事全數說出來的人,但他一直以為就算不用跟三郎說,三郎也會懂。事實證明,有些事不說,就誰也沒有辦法懂。

  「三郎,老實說我自己都不知道為甚麼會這樣。」微微沙啞的聲音,在房間裡晚緩緩流動著。「明明就是一個天天就只知道要笑,又愛犯傻的人。也是一個永遠不知道自己是被欺負,還是真心跟別人玩的人。還是一個就算已經生病了,卻還是會笑著安慰別人的人。ねえ……三郎……我為什麼會喜歡這樣一個人呢?」

  苦笑緩緩佔滿四郎的臉,「ねえ……我為甚麼會這麼愛你呢?」

  耳朵瞬間被三郎放肆的哭聲佔據,不曾說出的愛語也緩緩深入三郎的心。

  所有不曾問過的為什麼,全在四郎一聲聲的“我愛你”中得到最好的解答。

 

 

  『你為甚麼愛我?』

  『因為我愛你,就這麼簡單而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在連想寫一篇文都是奢求了....

到底為什麼可以這麼忙???!!!(抱頭大叫)

十五號....絕不可以再一次背叛自己對自己的承諾!!!

不管多忙憐都要生出來!!!(握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憐 的頭像
憐憐

♚ 山風點火 ♚【J禁文_山風ONLY】

憐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