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開頭有浣熊狗狗的味道....

但相信憐!這是不會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手自然而然的黏在大野智的腰上,這是二宮和也這些年一直以來的習慣。

  二宮和也常常在想,如果這個被黏的人不是大野智,自己也絕對做不出這種事情。就因為他是,所以二宮和也可以不顧慮一切後果,自然的去做。

  「……相葉ちゃん……」

  順著大野智眼神方向看了過去,只看見相葉雅紀直愣愣地看著兩人。臉上的表情不是難過,更沒有任何一點情緒在上頭,茫然的眼神卻讓大野智跟二宮和也的所有舉動全都停住。

  為什麼都已經是私人時間了,ニノ的手卻還是黏在リーダー身上呢?為什麼都已經沒有觀眾了,ニノ卻還是不在自己身邊呢?

  一堆相葉雅紀無法用自己腦袋解決的問題不斷冒出,衍生出來的行為,也只變成一個早已習慣掛在嘴邊的詞。

  「……翔ちゃん……」不知道從何而來的驚慌,讓相葉雅紀抓起櫻井翔的手便往外衝。

  不確定自己這樣做的意義在哪裡,相葉雅紀只想著要離開這個地方才行,就這麼簡單而已。

  皺起濃濃的眉,松本潤瞇著大眼緩緩轉頭看向傻在一旁的二宮和也。

  「……這次是要多久才會把人還我呢?二‧宮‧和‧也‧先‧生。

  松本潤對相葉雅紀的容忍度早已到連櫻井翔都會驚訝的地步,但他說什麼就是沒有辦法丟下一臉難過的相葉雅紀一個人。

  如果借走櫻井翔可以讓他開心笑著的話,松本潤不管幾次都會借他。如果這樣都沒有辦法讓他笑出來的話,松本潤也會不顧一切的欺負二宮和也,直到相葉雅紀開心的那一天。

  瞄了一眼大野智腰上的手,松本潤可以確定這是相葉雅記失去笑容的原因。只是為什麼是“現在”,這就必須等櫻井翔回來報告才能得知。

  沒有回應松本潤,二宮和也只在意相葉雅紀跟平常完全不一樣的反應。

  以前如果相葉雅紀真的生氣的時候,也會衝上前先把自己的手巴開後,才拉著櫻井翔走的。這次卻在露出那種意義不明的表情後馬上離開,這是為什麼?

  「……為什麼ニノ要在這種時候摸我腰呢?」大野智沉穩的聲音在安靜的休息室中緩慢流動著。「為什麼連這種時候都黏著我呢?」

  在私底下,大野智也常常跟相葉雅紀出去喝酒、聊天。每一次說的話題不是工作,就是二宮和也了。

  當然這種問題相葉雅紀也問過大野智,但他始終無法給相葉雅紀一個很好的答案,畢竟他不是二宮和也,不可能知道二宮和也的腦袋裡在想些什麼的。

  這些問題大野智也不是不想直接問二宮和也,只是沒有時機問而已。

  「這不是他走掉的原因。」比任何人都了解相葉雅紀的二宮和也,相信他不可能會是因為這個而生氣,一定還有一些什麼。

  「會摸你只是因為習慣,會在這種時候黏你也只是因為你跟我很像,就這麼簡單而已。」

  待在跟自己波長差不多的人身邊,是一件很舒服的事;而待在跟自己完全相反的人身邊,是一件幸福的事。

  花了這麼多時間相處、磨合,二宮和也很清楚的知道,只有相葉雅紀才是自己最適合的終點。

  眼睛盯著緊緊關上的門,二宮和也這世界上最害怕的一件事,也許就只是這門永遠不會再被打開而已。

  一抹苦笑不知為何緩緩在二宮和也嘴角化開。

  「現在還你了。」

  推開門走進來的,就只剩一臉煩惱的櫻井翔,原本拉他出去的那個人,想必已經被經紀人先一步送回家了。

  櫻井翔不知道自己到底應不應該問這種笨問題,可是不從這裡下手,也怪怪的。深深吸了一大口氣之後,提起自己一百萬分的勇氣,面對二宮和也輕聲問著。

  「……你……在外面有別人了?」櫻井翔沒頭沒尾的對著二宮和也問,被問的那個人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櫻井翔,臉上寫著的盡是“你是笨蛋嗎?”的語句。

  「……也是……這不可能啊……」

  坐回松本潤對面,櫻井翔再一次整理所有相葉雅紀所說的話語。

  「他說了些什麼?」僵硬的扯動自己的嘴角,二宮和也不允許自己在這種時候笑不出來。

  「他問是不是應該要跟你分手,還有他問是不是應該要跟你分手。我想想還有什麼……啊!他還問他是不是應該要跟你分手。大概就這樣吧?!」櫻井翔故意用輕快的語氣說著,也只是希望不要因為這種不常出現的話題,而讓二宮和也的情緒再往下降。

  「他還說,如果有人可以達成你的願望的話,他願意放手。」

  「願望?!」不約而同的三個聲音說著一樣的詞。

  三個人的異口同聲,讓櫻井翔輕輕得笑出聲,也讓原本奇異的氣氛稍稍緩解。

  一開始,櫻井翔很不喜歡自己成為相葉雅紀有問題時的問題解決者。因為只要自己說錯一句話,也許就再也看不到這兩個人的互動了。當然,也曾因為這兩個人跟松本潤大大吵過一架。

  但最後松本潤說這是一件很偉大的作業,因為有四個人的笑容就掌握在櫻井翔的手上。如果櫻井翔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的話,還有其他人在不是嗎?

  櫻井翔靜靜望著松本潤的臉,期待他告訴自己下一步要怎麼走。

  用力握了一下櫻井翔放在桌上的手,松本潤用肯定的眼神無聲地鼓勵櫻井翔。

  「有想到什麼嗎?ニノ」收回自己的眼神,眼下最重要的是解決這兩個人的問題。

  細細回想這些天來兩人所發生過的事情,老實說二宮和也真的不知道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讓相葉雅紀這麼不安,還說出這種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話。

  願望?!我從來都沒有對他說過什麼願望……等等!不會吧……

  奇異的笑聲不斷從二宮和也的嘴裡吐出,而被二宮和也嚇到的成員只能傻傻看著二宮和也笑到忍不住抖動的肩膀,並且等待二宮和也宣布正確答案。

  終於壓抑住笑意的二宮和也,習慣性的用手指挖了挖自己的眼角,收拾好自己的情緒,抬頭不斷對一旁的成員道歉。

  「翔君,可以麻煩你一件事嗎?」一如往常的貓笑再一次出現在二宮和也的臉上。

 

 

  踏進相葉雅紀的房間,二宮和也一眼就看到一團大棉被一動也不動的縮在床上,乖乖佔據大半張的床。

  「……相葉さん……相葉くん……相葉ちゃん?」二宮和也不管怎麼叫相葉雅紀,床上的大圓球說不動就是不動。

  輕輕吸了一口氣,「……まーくん……」微甜的語調讓床上的圓球緩緩扭動,最後鬆開。

  依舊將棉被披在肩上,相葉雅紀只將自己被棉被蹭亂的磨菇頭探出來。微紅的大眼睛無辜的望著二宮和也的臉,輕輕抿著被自己咬紅的唇,相葉雅紀現在的樣子就像是被丟棄在路邊的小狗一般可憐。

  看到這樣子的相葉雅紀,二宮和也也只能坐在床沿,把相葉雅紀亂糟糟的頭壓進自己懷裡,再用自己的無敵漢堡手把它用的更亂。

  「……我要禁止你跟櫻井翔獨處了……」每一次談回來就會變兔子,這傢伙到底是多能哭?!

  輕輕扒開包住相葉雅紀的棉被,把他從棉被團裡拉到自己身上跨坐著。雙手環住相葉雅紀的腰,微笑看著這十幾年來一直沒變過的臉。

  將頭靠在相葉雅紀的肩上,二宮和也現在不想去看相葉雅紀的表情,也害怕相葉雅紀等等給自己的表情。

  深深吸一口氣,「下一次休假,我們去一趟丹麥吧。」

  把相葉雅紀想要抬起來的頭壓下,二宮和也再一次緩緩開口說著。

  「同性結婚在丹麥是合法的。等我們結完婚後,再看看有什麼方法可以認養孩子,就算不接回家也沒有關係。可以讓你跟他玩傳接球,可以讓我帶回家給和子媽媽看就好。當然,我不接受你的拒絕!以上。」

  緊緊貼著自己的胸口,不斷傳來一次比一次快的跳動,相葉雅紀可以感受到二宮和也傳來的緊張。

  身後緩緩收緊的雙手,也再一次表現出二宮和也的不安。

  「這些事情你都可以不用擔心,櫻井翔已經幫我全查好了,之後的事我們倆就只要享受就好。還有……」輕輕嘆了口氣,二宮和也微壓低的聲線再一次在安靜的房裡響起。「雖然沒有辦法讓家長們都到場,只有我們五個人,可以嗎?」

  這是二宮和也這一輩子的遺憾。雖然身邊的所有人都對兩人的關係送上祝福,但相葉雅紀畢竟還是他們家的長男,對於這層關係家裡面的人多多少少還是有些疙瘩,如果可以,二宮和也真的希望相葉雅紀一家人都可以到場。

  只有五個人的婚禮,相信是任何一個新娘都沒有辦法接受的,這也是讓二宮和也最擔心的地方。

  ニノ……這是求婚嗎?」相葉雅紀特有的啞啞笑聲從壓在自己肩上的頭傳來,二宮和也只能從肩上漸漸散開的濡濕得知相葉雅紀最真的情緒。

  「不然你以為呢?」二宮和也早該想到相葉雅紀不是一個會想這麼多的人。

  捧起相葉雅紀淚濕的臉龐,溫柔的手輕輕逝去他臉上的淚水。

  微笑看著眼前慢慢綻開的笑顏,二宮和也忍不住用手戳了下相葉雅紀臉頰的小小凹陷。忘記是誰曾經說過,要好好珍惜有酒窩的人,因為那是他為了延續上輩子的愛而留下的。

  這輩子還是讓我找到你了。貓笑著輕輕在那凹陷落下一吻。

  「二宮和也……你是否願意娶相葉雅紀為妻?從現在直到永遠,無論順境或是逆境、富裕或是貧窮、健康或是疾病、快樂或是憂愁,都會永遠在他身邊陪著他、珍惜他,對他忠實,直到永永遠遠?」

  軟軟的語氣加上重重的鼻音讓相葉雅紀的誓詞聽起來反而像是在哀求,不肯跟二宮和也交會的雙眼,始終停留在二宮和也貓笑的嘴角上。

  「我願意。」低下頭硬是將兩人的視線對在一起。「相葉雅紀,你是否願意嫁二宮和也為夫?從現在直到永遠,無論順境或是逆境、富裕或是貧窮、健康或是疾病、快樂或是憂愁,都會永遠在他身邊陪著他、珍惜他,對他忠實,直到永永遠遠?」

  相葉雅紀特有的笑聲在安靜的房間裡輕輕響起,連帶著讓二宮和也的笑容緩緩加大。

  「我願意。」相葉雅紀一個使力就將二宮和也壓在床上,燦爛的笑容不斷在二宮和也眼前放大,正當二宮和也以為相葉雅紀會就這樣吻上來時,最不會讀空氣的天然君卻在此時說……

  「你欠我一個戒指!我不管!」

  撐起身子看著早已經起身跑向浴室的背影,二宮和也再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做“永遠的輸家”。

  深深嘆口氣之後,不問相葉雅紀的意見,就脫光衣服走進有相葉雅紀在的浴室,裡頭傳來的嬉鬧聲,才是最適合兩人的聲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想說第五十篇文要有紀念意義~~

就讓兩人結婚了!!!

但....憐卡文嚴重啊!!!!!!!!!!!!!!!!!!!!!!(抱頭)

最近要好好空出時間打文才行!!!

期待十五天後!!!(巴眨巴眨大眼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憐 的頭像
憐憐

♚ 山風點火 ♚【J禁文_山風ONLY】

憐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