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輕輕捏著二宮和也變回茶色的頭髮,揉亂,再緩緩撫平。

  ……連瀏海都剪這麼短啊……

  輕輕在沒被任何髮絲遮住的額頭上落下一吻,又將二宮和也特地撥開的瀏海再一次放了下來。緊緊壓著不聽話的瀏海,試圖要讓它貼在二宮和也的額上。

  ……連眉毛都是ギリギリ……

  相葉雅紀似乎是想要幫助瀏海快一點長長般,輕拉著二宮和也的頭髮的舉動,成功的讓二宮和也從睡眠中醒來。

  「……你這麼晚不睡覺……拔我頭髮做什麼?」二宮和也早在相葉雅紀把自己的頭髮用到臉上時就已經醒過來了,只是想要看看這晚上睡覺不睡覺的傢伙到底想要做些什麼,所以才一直都不說話的,沒想到這傢伙竟然想拔他的頭髮?!不可原諒!

  「才不是拔呢!」知道二宮和也不喜歡睡覺的時候有頭髮在臉上搔著的感覺,所以又將剛剛自己玩的很開心的髮絲全往二宮和也頭頂上輕推著。

  「……かず……為什麼染回來了呢?頭髮。」老實說相葉雅紀真的很喜歡閃閃發亮的二宮和也,不是說他平常不會閃閃亮亮,只是金色的頭髮真的會讓二宮和也的閃亮度暴增。

  而且在染完金髮的時候,二宮和也明明就因為頭皮不舒服睡不好而已,現在又這樣染回來不會不舒服嗎?在加上染髮對頭髮本來就不好,摸起來的手感已經不如之前那樣滑順了說。

  「……你喜歡金髮?!」挑起一邊的眉毛看著相葉雅紀。二宮和也自認自己不是一個很容易就受人影響的人,但如果那個人是相葉雅紀的話就……

  「嗯……かず金髮很好看,現在這樣也很好看。」

  兩個人在一起這麼久了,什麼樣子是對方沒有看過的?應該就只有對方不在身邊的時候,是兩人最不了解彼此的時間。

  對相葉雅紀而言,只要是二宮和也的話,不管怎樣他都可以接受。

  「既然如此還問什麼?!」把相葉雅紀依舊揉著自己頭髮的手抓下,再將他的頭壓在自己懷裡,厚厚的漢堡手不斷蹭著相葉雅紀的後頸。

  這顆香菇頭在二宮和也眼裡真的不是普通的可愛。原以為只有大野智會這樣剪,沒想到被傳染的相葉雅紀,竟然也會去挑戰刈り上げ極少在戀人身上摸到的感覺,讓二宮和也一時之間不想放手。

  溫潤的唇落在相葉雅紀額頭上,二宮和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久沒有這樣睡在這人身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久沒有好好抱抱他。原本習慣自己一個人睡的,在遇到相葉雅紀之後一切都變了。

  以不會用痛相葉雅紀的力道抓起他後腦勺的頭髮,讓相葉雅紀乖乖抬起頭跟自己對視。

  甜膩的吻在兩人之間緩緩化開。

  「……人家是擔心你的頭髮嘛……摸起來都跟之前滑滑的不一樣了……以後掉光光怎麼辦?」相葉雅紀皺著眉說著只屬於他自己的煩惱,卻沒看漏二宮和也眼裡嘲笑的意味。「……還笑我……」

  懲罰般的捏了下二宮和也的臉,一種跟記憶裡不一樣的違和感再一次充滿相葉雅紀的心。

  ……又瘦了……

  雖然不是可以從外表上很明顯看出來的瘦法,但捏在手裡的感覺就是跟兩、三個月之前不一樣。如果是從外表就看得出來的話,還可以直接說出自己的擔心,像這種看不出來卻只有最親近的人才能夠發現的瘦,對相葉雅紀而言是最難說出口的。

  害怕他的擔心會變成對方的負擔,也害怕他的擔心會讓會對方有所顧忌。

  「……很快就可以吃回來的……」一看到相葉雅紀瞬間黯下來的眼睛,二宮和也就可以猜到這傢伙心裡頭在想些什麼。

  「那……去吃烤肉吧!」不管二宮和也表情有多麼不願意,相葉雅紀就自己決定好兩個人明天的菜單。

  不等二宮和也的任何反應,相葉雅紀二話不說就蹭進他的懷裡,找到最舒服的姿勢之後便不再動作。

  不知道過了多久,整個房間裡就只剩下兩人平穩且交錯的呼吸聲。

  而手裡握著的,則是對方永遠不變的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憐 的頭像
憐憐

♚ 山風點火 ♚【J禁文_山風ONLY】

憐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