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離自己越來越遠的背影,將這背影印在自己的眼裡,再深深存進專屬於松本潤的記憶盒裡,自動轉化成黑白畫面的“背影”,在盒子裡一幅幅靜靜平躺著。櫻井翔不知道這盒子有沒有極限,只知道這些是櫻井翔唯一擁有的“松本潤”。

  那人說不可以太近。那人說要保持距離。一切都是因為那個人這樣說,櫻井翔也只能遵守。

  但要遵守到什麼時候,櫻井翔真的不知道。那人的意思是要櫻井翔從此之後都不准再接近松本潤?還是要櫻井翔多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好讓松本潤可以自由發揮?櫻井翔真的不知道。

  這應該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問題吧?!這種棘手的問題……

  這是第幾次櫻井翔目送松本潤走出自己的視線,櫻井翔早已數不清,只能一次又一次的讓這熟悉的情景不斷重複,然後,繼續重複。

  「……能重複到什麼時候?」這個問題櫻井翔問過自己很多次,得出來的結果永遠都是無限大的符號,櫻井翔不知道自己的心還能不能裝下這麼多幅畫著松本潤背影的畫面。扯不開的笑容緩緩化開跟緊皺的眉在櫻井翔的臉上達到最佳的合作。

  「那何不打壞它呢?這樣就不會重複下去了,不是嗎?」二宮和也冷冷的聲音從櫻井翔背後傳來。

  櫻井翔緩緩收回自己留戀的眼神,轉過身用自己最難看的笑臉面對二宮和也。

  不是不懂二宮和也的意思,只是櫻井翔現在沒有勇氣去做。恐懼,早在這感情被發現的那一秒鐘開始就滿滿占據櫻井翔的心理了。怕的不是自己會怎樣,而是松本潤會不會因為自己的感情,從此以後連一個小小的眼神都不給自己,這對櫻井翔而言就已經是比世界末日還要恐怖的東西了!更何況松本潤還有可能會因為這樣就永遠遠離自己。

  「沒有試過,你怎麼知道?」二宮和也知道若現在不把話說清楚,櫻井翔就永遠都不可能踏出下一步。「你知不知道看你這樣我家的很痛苦?我看了也很痛苦。我就不相信現在這個樣子會是你所想要的!」

  二宮和也不是不關心自己家的成員,只是比較不爽相葉雅紀動不動就在自己耳朵邊死命喊著別的男人的名字,既然現在有這個機會可以全部說出來,不管多狠的話,二宮和也絕對毫不保留的全數送給櫻井翔,如果可以順手狠狠打醒他的話,那當然是最好的!

  「……為什麼……ニノ相葉ちゃん可以這麼順利呢?為什麼……我跟他卻不行呢?」這應該是二宮和也第一次看到這麼沒有自信的櫻井翔,這也會是最後一次!

  「你知道我們被那個人警告過幾次嗎?你不知道。你知道我們被投書說過幾次嗎?你也不知道。你以為我們很順利?我只能告訴你……我們不順利的程度比你跟じゅん君要高上一千萬倍!但是まー君不在乎,我也不怕人家怎麼說,所以才可以變成現在這樣!

  而你呢?你怕!但是你不知道じゅん君會不會怕,你也不知道じゅん君對你真正的想法,你就私自做決定要繼續默默的看著他。你難道不覺得這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嗎?就算今天じゅん君真的不喜歡你,你知道感情是可以培養的嗎?我就不相信じゅん君對你一點想法都沒有!你這傢伙的腦袋明明就很聰明,為什麼一遇到感情的事就變成笨蛋了呢?你真的很不像我認識的那個『櫻井翔』!你給我好好反省一下!」

  二宮和也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走,留下一大片空間給櫻井翔一個人好好思考。

  在耳邊不斷回響的話語,一句句打破櫻井翔心中的恐懼。

  如果二宮和也跟相葉雅紀可以做到,為什麼自己跟松本潤就不行呢?如果松本潤對自己一點感覺都沒有,那就慢慢培養就好啦!如果松本潤連一眼都不願意看自己,那就從第一眼開始努力就好啦!為什麼這種簡單的事情會現在才想通呢?

  明明就是自己最討厭什麼都沒有試過,就直接放棄的那種人,現在自己卻成為那種人?!這也太可笑了!

  「看來……我真的是笨蛋呢!」大大的笑容在櫻井翔臉上緩緩漾開。

  想通了之後,突然之間所有事情都亮了起來。腦海中的背影,不再是黑白的畫面,而是一幕幕松本潤轉頭看向自己的燦爛笑容。

 

 

  「我只能幫你幫到這裡了。接下來……就只能看しょうくん怎麼做了。」二宮和也完全不意外這個人所看的方向,只伸手拍了拍他的肩。

  大大的眼睛裡裝滿的全是櫻井翔的背影,濃濃的眉微微的皺在一起,松本潤就這樣靜靜站著一句話都沒有說。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也習慣性的蒐集櫻井翔的背影?不是沒有發現櫻井翔在自己轉身後的視線,也不是沒有發現櫻井翔一天比一天還要苦澀的表情,但是松本潤就是沒有辦法正對著櫻井翔,就是沒有辦法走上前去。

  「……ねえ……你會怎麼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結論潤之助才是這世界的神!!!(被巴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憐 的頭像
憐憐

♚ 山風點火 ♚【J禁文_山風ONLY】

憐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