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今天跟以前的朋友有約!不回去吃晚餐了!真的對不起!』

  冷冷的望著手機簡訊上的字眼,櫻井翔輕輕闔上手機,腦海裡轉著的全是那人開心的笑臉。

  那人說好久沒有一起睡了。

  那人說今天會回來吃晚餐。

  那人撒嬌著要自己作菜給他吃。

  那人呢?

  那人說他今天不回來了。

  拿出自己的記事本,櫻井翔翻開寫著今天日期的那一頁。上頭大大的“潤くん”讓櫻井翔的眉頭狠狠皺起。再往前翻幾頁,全都是被紅筆畫掉的“潤くん”。短得有兩個小時,長的可以到六個小時。

  每一個被紅筆畫掉的痕跡,就代表櫻井翔又被松本潤丟下的事實,而每一次的理由幾乎都是跟別人突然有約。

  「我們這樣……算什麼?」

  一頁頁撕掉寫著松本潤名字的記事本,也像撕掉自己最後一點的猶豫。

  將所有紙張壓在被松本潤大稱讚的炒飯下,再拿出自己包包裡的空白紙,寫下櫻井翔以為自己這一輩子都不會說出口的話,每一筆對櫻井翔而言都是如此的沉重,卻也是不得不正觀的事實。

  貼心的將炒飯用保鮮膜包好,櫻井翔將這個家裡所有門窗都關好,才背起愛用的大包包,深深吸一口氣之後,轉身離開。

  櫻井翔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對今天的舉動感到後悔,現在的他只想要突破這種窘境,就只是如此簡單而已。

  離開的腳步雖然沉重,但卻也無比的堅定。

 

  踏進沒有任何一絲燈光的客廳,松本潤猜不透為什麼櫻井翔沒有在家等自己回來。

  大大的眼睛定在桌子上已經冷掉的炒飯以及被壓在下方的紙,輕輕抽出最大的那一張紙,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櫻井翔的筆跡。

  一字一句看在松本潤的眼裡,全成為最深的痛。

  『潤君:我已經不知道我要怎麼繼續等你了。你說你今天會回來吃晚飯,你說你要吃我親手做的炒飯,你說這是好長一段時間才等到的一天。可你不在。

  曾經你說你要跟我一起去看演唱會,卻也在演唱會前一天取消了。曾經你說你要跟我一起出去逛街,也在出門前幾個小時取消了。你給我的空白太多了!多到現在的我已經不知道要怎麼處理才好了。

  對不起,我沒有辦法繼續下去了。我們分手吧。』

  顫抖的手無法握住手上絕情的紙,滑落地面的不只是這張薄薄的紙,還有松本潤最多的愧疚,以及永遠不會回來的淚水。

  將桌上所有被撕下的紙張緊緊抱在懷裡,微小的啜泣聲從松本潤嘴裡發出。

  「……翔くん……」喃喃念著不會再回來的人,松本潤特許自己讓自己不曾露出的軟弱在今天全都釋放。

 

 

  「松潤!你……ㄟ?!」大野智難得的開心,在看到松本潤紅腫的雙眼之後,全被驚訝給取代。

  大野智自然的轉向低頭看著報紙的櫻井翔,希望他會給自己一點提示,但卻沒想到櫻井翔一動也不動,連跟松本潤打招呼也沒有。隱隱在心中成型的懷疑,在松本潤坐在自己身邊之後完全確認了。

  松本潤微微抖著的手緊緊握著拳頭,不曾停下的深呼吸像是在要求自己不准在這種時候哭出來,但濕潤的眼睛早已背叛了自己的決心。

  偷偷瞄著櫻井翔皺眉的臉,松本潤不敢出聲,更不敢做出任何動作,害怕自己做出的事會讓櫻井翔更討厭自己。

  微妙的氣氛在紅著眼睛的相葉雅紀到場之後更加奇異。紅著眼睛的兩個人包圍住自己,而對面坐著兩個臉色難看的人,這樣的樂屋在大野智的記憶裡是從未出現過的。

  在心裡輕輕嘆了口氣,大野智不想看到這樣子的他們。“笑聲”才是最適合嵐樂屋的!

  毫無預警的抓起相葉雅紀跟松本潤的手就往自己臉上放,讓他們倆的手在刻意鼓起的臉上搓揉著。大野智不知道什麼方法才是安慰人的最佳方式,所以只能用這種奇異的行為讓兩人可以放鬆一點。

  被大野智的舉動嚇到的松本潤,也只輕輕吸了口氣,沒有做出任何行動。但在聽到相葉雅紀悶在大野智肩頭的哭聲之後,松本潤的掉了一整晚的淚水也在眼眶裡緩緩成型。

  看到不肯示弱的松本潤,大野智只能用自己的手將他壓在自己的肩上。

  緊緊咬著下唇,就算哭也不願意哭出聲的松本潤,這種固執的堅強讓大野智的心狠狠抽痛著。但櫻井翔卻還是保持著自己看報紙的動作,連看都沒有看松本潤一眼。

  在二宮和也把相葉雅紀拉出去之後,櫻井翔收拾好自己的報紙,起身就準備往外走。

  松本潤驚恐的抬起頭,卻不敢起身追上櫻井翔準備踏出的腳步。

  「……くん……你確定這是你想要的?」大野智低穩的聲音再一次響起。清澈的眼睛望著櫻井翔側臉,希望他可以在這短短的時間內想清楚。

  大野智對這個團裡年紀最小的松本潤的溺愛是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來的,所以不管要為松本潤說什麼話,大野智相信自己都可以說的出口。就算是要跟櫻井翔吵架也一樣。

  還是保持沉默的櫻井翔就這樣直挺挺的站著,卻沒有要走出去的樣子。

  「嗯……那就交給你了!」大野智緩緩站起身,再回頭拍了拍松本潤不知道什麼時候緊抓著自己的手。「沒問題的!你可是松潤耶!」

  原本氣氛就已經很不好的樂屋,在大野智出去之後更加沉默。

  深深的吸了幾口氣,松本潤要自己先冷靜下來,慢慢整理著自己的思緒,再堅定的開口。

  くん,我……」

  「我先說。」原本要說出口的千言萬語,卻被櫻井翔舉起的手給打斷。

  「松潤,我大概可以想到你要跟我說些什麼,但是,我只能告訴你,我很抱歉。

  你的身邊已經被我列為“危險地帶”,也就是我從今以後最不可能靠近的地方,因為那裡讓我受傷太多次了。我以為我可以就這樣一直忍到最後,我以為你會有這麼一次回頭陪我,但我錯了。

  所以真的對不起。我不會再回去了。從今以後。」

  堅定的望進松本潤睜大的眼睛,櫻井翔很努力的告訴自己千萬別在這種時候衝上前抱住他顫抖的肩,或是拭去他臉上的淚水。緩緩收回自己的目光,櫻井翔拿起自己的大包包,一步步的往外走去。

  看著櫻井翔的背影,松本潤梗在喉嚨的話語卻怎麼樣都說不出來。當那背影消失在自己眼前之後,那細小的“我愛你”才慢慢的說出口,但一切早在櫻井翔走出門的那一秒鐘就已經來不及了。

  失去所有力氣的雙腳,讓松本潤的身體用力坐上柔軟的沙發。

  「我……什麼都做不到……連挽回都……」哽咽的語句一句句從松本潤嘴裡說出,壓抑的哭聲在空無一人的樂屋裡顯得更加沉痛。

  放在桌上的手機,突然閃著那個人的名字,迅速拿起手機的松本潤,卻在看完訊息之後再一次放聲大哭。

  在這時確定櫻井翔不會回來的松本潤,讓自己壓抑已久的心痛完全釋放。自責的哭聲在樂屋裡回響著,像是在懲罰松本潤的不貼心,也像是懇求著櫻井翔回頭安慰自己。

  『相信這樣對我們都好。明天見,松潤。』




____________________

用同樣主題寫兩篇不一樣的文的後果......

就是要一直改來改去.....

看來以後都要先想好才行!!!嗯!!!

加油!!!好嗚!!!


總覺得潤之助被寫的好悲情.....(哭哭)

Posted by 憐憐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open trackbacks list Trackbacks (0)

留言列表 (1)

Post Comment
  • 樹枝
  • 初次見面
    這文虐得小潤好慘喔::>_<::
    也顯得翔好狠心(>_<)
    看得樹枝好痛心
    不過憐憐的文章好看`(*∩_∩*)′
    雖然這篇好揪心
    永遠支持SJ
    ps 樹枝除了好 已經想不出別的形容詞了
  • 初次見面兒~~(土下座)
    沒辦法虐一虐才比較健康啊~~
    是說憐也好久沒有回頭看這文了...(搓搓下巴)
    要看HAPPY ENDING嗎???
    要看請在下方答“有”!!!(←喂)
    謝謝樹枝兒~~
    憐會繼續寫下去的兒~~(敬禮)

    憐憐 replied in 2014/04/15 21:54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other op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