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輕按下遙控器的電源鍵,坐在沙發上的人轉頭看著空無一人的房子,忍不住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已經第幾天了?那個人因為拍戲沒回來家裡已經是第幾天了?那個人因為沒拍戲沒時間跟自己講電話又是第幾天了?

  「……難道……就一點都不想我嗎?」緩緩倒在沙發上,將頭用力塞進放在沙發上的抱枕裡,腦袋裡想著的全是電視裡那個人親吻別人的那一幕。「嗯……沒跟我說……有吻戲啊……」

  說好今天會回來一趟的,也在剛剛取消了。說好一拍完戲就要回來一起吃晚餐的,也全都被推翻了。相葉雅紀真的不知道還能不能夠再跟那個人做約定。如果每一次的結果都是失望的話,那相葉雅紀寧願打從一開始就不要保持任何一點希望。

  轉身仰望著空白的天花板,相葉雅紀試著放空自己的思緒,但腦海裡浮現的卻一直都是那人特有的貓笑,以及吐槽時冷冷的語調。

  「……かず……你好過分……」

  緩緩拿出口袋裡的手機,按下幾個按鍵後,又輕輕收進口袋。

  相葉雅紀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是對還是不對,現在的他只知道如果不再做些什麼,這一切只會更糟而已。

  再一次將自己的臉塞進抱枕裡,眼角滑落的淚水全被柔軟的抱枕吸收,鹹鹹的味道讓相葉雅紀發酸的情緒更增加些痛楚。沒有人在自己身邊的相葉雅紀,特許自己放聲大哭。

  安靜的房子裡只剩下放肆大哭的一個人,以及難過到瀕臨破碎的一顆心。

  推開看起來比平常還要沉重的大門,輕輕踏進充滿著相葉雅紀哭聲的家,二宮和也心裡的痛全寫在臉上。

  手上緊緊握著手機,二宮和也不知道自己應該離開,還是應該衝進去抱緊那個哭了將近兩個小時的人。

  很清楚的知道相葉雅紀會哭的原因都是因為自己的不守信,現在能安慰他的人絕對不會是自己,可是除了自己也沒有人可以讓相葉雅紀依賴了。明明應該是二宮和也最了解這一點,可是讓相葉雅紀哭的人卻還是自己。

  かず……我已經不知道了……可以不要在一起了嗎?』

  當自己看到這些字眼打在簡訊上時,二宮和也就知道自己做了一件這世界上最大的錯事。要怎樣才可以讓一個笑得這麼燦爛的人哭成這樣?要怎樣才能夠讓一個樂觀的人充滿著負面思想。

  二宮和也能想到的只有自己的名字。

  靜靜站在牆邊,耳裡裝著相葉雅紀不曾停下的哭聲,嘴裡輕輕念著道歉的話語,卻沒有勇氣走到對方面前。

  夜越來越深,而內疚與悲傷卻也佔滿漆黑無語的夜。

 

 

  頂著紅腫的雙眼踏進樂屋,避開二宮和也緊盯著自己的眼,相葉雅紀一句話都沒有說,就這樣坐在大野智的旁邊。

  詭異的氣氛圍繞在應該是歡樂的樂屋裡。

  最可憐的人就是那不知道為甚麼一早來就被紅著眼的兩個人包圍的大野智,對面還做了兩個臭著臉卻一句話都不說的人。雖然知道一定又是這兩對又吵架了,但大野智選擇不說話的原因,也只是不知道該如何說起如此而已。

  一把抓起相葉雅紀跟松本潤的手就往自己臉上放,大野智鼓著臉不停用兩人的手搓揉自己的臉。

  被大野智的舉動嚇到的兩人,知道這是大野智特有的安慰方式,卻也因為這樣稀少的溫柔讓淚水再一次崩潰。

  相葉雅紀將頭輕輕靠上大野智小小的肩頭,緊咬著下唇不讓自己發出任何一點哭聲。而說什麼都不肯在別人面前示弱的松本潤,也被大野智堅持的手壓在另一邊的肩上。

  大野智抬頭看向對面的那兩人,果然發現一道殺人的眼神緊抓住自己。

  二宮和也死命瞪著相葉雅紀靠著的肩,恨不得馬上衝上前把相葉雅紀給拉開,但那雙小小的漢堡手還是選擇緊抓著自己的褲子。

  大野智迅速的在平常不用動的腦袋裡轉了幾圈,發現最有可能的答案之後,又將自己的手摸上相葉雅紀微翹的頭髮上,有一下沒一下的順著。

  再也忍受不了自己的東西被其他人碰的二宮和也,用力推開椅子走到相葉雅紀身邊,不理會成員們的異樣眼光,一把拉起驚訝狀態的相葉雅紀就要往外走。卻沒想到大野智緊緊抓著相葉雅紀的另一隻手,不讓二宮和也這麼簡單就帶走他。

  ニノ……別把事情越用越糟……」大野智壓低的聲線在此時聽起來充滿著威脅。

  雖然知道二宮和也不會做出對相葉雅紀不好的事,但害怕自己的舉動會讓相葉雅紀再一次受傷的大野智,忍不住出口提醒著。

  大野智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團員中最疼的人就是相葉雅紀,所以如果可以避免再讓他哭的可能,大野智不管是甚麼事都願意做。就算要跟二宮和也在這上面為敵也無所謂。

  「……我知道……」

  緊抓著相葉雅紀的手,二宮和也說什麼都不願在這種時候放開這雙微微顫抖卻還說什麼都不肯回握的手。

  二宮和也就這樣沉默的拉著相葉雅紀的手,牽著相葉雅紀上自己的車。繁亂的思緒在腦袋裡不斷轉著,卻始終找不到最適合現在說出口的話。

  不知道過了多久,相葉雅紀終於抬起眼看著二宮和也。

  「……ニノ……」疏遠的叫法以及冰冷的語氣讓二宮和也瞬間斷了所有想法,轉身就把坐在副駕駛座上的相葉雅紀抱進懷裡。

  「想知道可不可以分手?我告訴你!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從牙縫中鑽出的聲音充斥著二宮和也的怒氣。「你這個人一輩子就是屬於二宮和也的!除了我身邊,哪也不准你去!」

  被自己下意識說出口的話狠狠打醒的二宮和也,像是放鬆般的微笑了。

  「ねえ……相葉さん……我一直以為你是我在這世界上最不需要擔心的存在……我一直以為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會待在我身邊……對不起……把你的一切都想的太理所當然……」

  縮緊自己的雙臂,二宮和也害怕自己還沒有把話說完,相葉雅紀就會用自己不可預測的力量推開自己。

  「對不起……讓你傷心……對不起……」只要一想到在之後的生活裡只能遠遠的看著相葉雅紀,卻不能再一次抱著他入睡,二宮和也就害怕的沒有辦法繼續說下去。 

  微微哽咽的聲音在小小的車子裡輕輕響起,二宮和也特有的高音參雜著一點鼻音,一句句的“對不起”灌滿整個車內。 

  用不容二宮和也拒絕的力量推開二宮和也的肩膀,相葉雅紀抬著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淚水再一次占據的臉望進二宮和也閃著淚光的眼。

  「……かずくん……我不想要是最後一個知道你又跟誰親吻……也不想一個人呆在沒有你的家裡……」相葉雅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對不起……」

 

  推開車門,相葉雅紀不理會身後悲傷的目光,頭也不回的離開二宮和也身邊。

 

  緩緩踏出的每一步雖然充滿著不捨的淚水,但相葉雅紀很清楚的知道,現在的自己是絕對沒有辦法待在二宮和也的身邊。也許以後會有機會再在一起,但絕對不會是現在。

 

  二宮和也輕輕拿出口袋裡的手機,模糊的視線看不清楚螢幕上的字,卻感受得到傳簡訊來的人的決心,堅持不住的淚水就在此刻滑落。

 

  『明天見,ニ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又是一篇不知道該怎麼結尾的文......

憐真的要好好加強了!!!

繼續加油!!!好嗚!!!

【4/29 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憐 的頭像
憐憐

♚ 山風點火 ♚【J禁文_山風ONLY】

憐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