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裡緊緊抓著自己的手機,看著裡面長長的簡訊,一點一點的往下拉,一字一字的刻在心裡。

  『……現在你的工作就是好好休息。別急,我會一直在家裡等你。也不准你想太多,要想只能想著我!懂了嗎?還有!不准回信!快去睡覺!以上!』

  將手機闔上,相葉雅紀嘴角微微揚起。輕輕摸著自己的左胸,相葉雅紀就這樣靜靜的站在門邊,回想著那個人的一切。

  那個人在自己第一次發病的時候,充滿懊悔的不斷重複著對不起。那個人在自己說出夢想的時候,跟自己說不管發生甚麼事都一定會幫自己實現的。那個人在自己夢想真的實現的時候,用燦爛的笑容告訴自己他的快樂。那個人在這一次自己又生病的時候,站在自己身邊,緊緊握著自己的手,微笑著說一定會沒事的。

  是從甚麼時候開始,相葉雅紀習慣有他的存在?又是從甚麼時候開始,每當發生事情是依賴的人一定是他?相葉雅紀找不到答案,也懶得去找,因為“現在”一定會比“過去”還重要。

  輕輕推開那個人家的大門,抬起頭看到的就是那個人斜靠著牆站在門邊。

  「呵!在等我嗎?」深深的魚尾紋加上笑開的嘴,完全表現出相葉雅紀現在心裡的開心。「…………かず……くん……」

  相葉雅紀的聲音微微抖著,臉上燦爛的笑容漸漸的被淚水掩埋。

  看到相葉雅紀的眼淚,二宮和也只能苦笑著走上前緊緊抱住他,一句安慰的話都不想說。

  「……哭甚麼?」受不了相葉雅紀的嗚咽聲,二宮和也語氣中帶著寵溺的問著懷裡的人。

  「……想你……想見你……好多好多……不要……離開你……」無法控制的抽搐,讓相葉雅紀沒有辦法好好斷句。而這樣斷斷續續的話語,聽在二宮和也耳裡卻變成世界上最幸福的告白。

  二宮和也靜靜聽相葉雅紀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胸前的衣料早已濕透,但二宮和也確還是不想放開懷中的人。

  「……かず……我有作夢唷……夢……夢裡……你跟大家……都不見了……只剩下我一個人……」相葉雅紀說到這裡就說不下去了。他不敢說他在夢裡崩潰的樣子,也不敢說醒來之後他哭了多久,只用力的將自己埋進二宮和也的懷抱裡放聲大哭。

  原本已經習慣自己一個人堅強的相葉雅紀,在遇到甚麼事情都想要幫自己分擔的二宮和也時,“棄械投降”是相葉雅紀在這幾年來的進步,這也是二宮和也希望看到的結果。

  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相葉雅紀只知道讓自己靠著的身體微微顫抖著,抬起頭看著二宮和也依舊苦笑的臉。

  「終於肯停啦?!我的腳都快痠死了!」擦乾相葉雅紀臉上殘留的淚水,便推著相葉雅紀進房間睡覺。

  不變的擁抱緊緊框住相葉雅紀,漢堡手用固定的速度輕拍著相葉雅紀。

  「……まーくん……私はここにいるよ……

  終於笑開臉的相葉雅紀將自己蹭近二宮和也的懷裡,不停取笑著二宮和也難得的溫柔,而二宮和也卻一點生氣的反應都沒有。畢竟這是相葉雅紀遮掩害羞的最高境界,二宮和也又有甚麼好生氣的呢?

  「歡迎回來。」

  「嗯!我回來了!」

  相葉雅紀很清楚的知道,今天絕對不是做惡夢的日子。因為自己最不想失去的人,現在就躺在自已身邊,擁抱著自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好慢的敲字速度....

憐好弱啊~~~~~~~~~(淚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憐 的頭像
憐憐

♚ 山風點火 ♚【J禁文_山風ONLY】

憐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