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

  「媽媽!四郎讓三郎跌倒了!」

  正在愛告狀時期的五郎,再聽到聲響的時候一眨眼就跑到花子媽媽的身邊,像是要邀功一般的驕傲臉龐,讓花子媽媽只能寵溺的揉了揉他微捲的頭髮。

  牽著五郎小小的手,緩緩走到客廳看到的卻是三郎手忙腳亂的安慰著眼眶紅紅的四郎,怎麼看都不像是五郎說的那樣。

  客廳深色的地毯上散亂著小孩子的玩具,花子媽媽草草看了一眼,只看到木頭桌子不在原本的位置上,估計三郎剛剛跌倒時有扶到桌子吧。腦袋稍稍推測了一下,花子媽媽又把注意力轉回眼前在鬧彆扭的兩人身上。

  「怎麼啦?」花子媽媽輕聲的問著,沒想到卻讓四郎忍著的眼淚滑落,看到四郎的眼淚,三郎也在不自覺中紅了框。

  花子媽媽一直以來都知道這兩隻是最愛玩在一起的……應該說是三郎很喜歡纏著四郎玩,四郎也會無奈中把三郎耍得團團轉,就算四郎怎麼欺負玩三郎,也未曾像現在這樣兩個人都“玩”到哭出來,花子媽媽只能一邊抱著四郎輕聲安撫著,再一邊問五郎到底發生什麼事。

  「三郎跟四郎剛剛玩,四郎生氣了,三郎就撞到了。」五郎用稚嫩的聲音以及不著前後的語句緩緩說著。

  雖然表達不清楚,但以花子媽媽對這幾隻寶貝的了解,也能推測出十之八九。估計是三郎一如往常得纏著四郎,可是四郎正忙著些什麼,不想跟三郎玩,才會出手推了三郎一把。

  花子媽媽目光緩緩掃過客廳,試著找出三郎撞到的地方。

  眼睛緩緩張大,花子媽媽快速的將懷中的四郎放到地上,「一郎!二郎!快下來!」花子媽媽難見的大聲,讓在二樓房間寫功課的兩人急急忙忙衝了出來。只見花子媽媽抱起三郎,用力摀著三郎的頭,從花子媽媽手中滑落的液體,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媽媽!」最先回過神的是二郎,拿著毛巾以及機車鑰匙急忙的遞給花子媽媽。一旁的一郎也緊緊抱住四郎及五郎,不讓他們看到眼前的狀況。

  二郎先將三郎接過,讓花子媽媽可以找出必要的東西,緊壓在三郎頭上的毛巾緩緩被三郎染色,這顏色實在刺眼……

  「太郎爸爸還要一段時機才會回來,家裡先交給你們兩個,你們知道該做些什麼的!」花子媽媽迅速的對一郎、二郎說著,相信已經初中的兩人是懂得如何處理的。

  說完,花子媽媽抱起三郎便往門外衝去。

 

 

  一郎不顧懷裡兩人的掙扎,應是將兩隻小的抓進自己房間,好讓二郎可以整理一下客廳。

  「一郎葛格,為甚麼三郎的頭上會流出紅紅的東西啊?」才兩歲多的五郎自然不知道那是什麼,但四郎可就不一樣了。

  幼稚園老師曾經說過,那就做「受傷」。受傷的很嚴重的時候就會流出紅紅的東西,也有小朋友在跌倒的時候,膝蓋有流出紅紅的東西,後來就被他爸爸媽媽接回家了,一直過了好久才回來一起上課。

  一郎沒漏看四郎微微顫抖的身體,只對五郎微微笑了下,「五郎的手髒髒了,不去洗一下?」以五郎愛乾淨的個性,一定會立馬衝進廁所洗的。

  沒辜負一郎難得的努力,五郎乖乖的跑進廁所高聲唱著洗手歌。

  一郎緩緩走向四郎,寬大的手蓋在四郎小小的頭上,輕柔的聲音緩緩說著不要擔心之類的話語,卻怎樣都無法停止四郎的顫抖。深深嘆了一口氣,一郎用雙手捧起四郎小小的臉。

  「難過了?」一郎的雙手微濕。

  「後悔了?」雙手中的臉頰微不可查的點了下。

  「那以後還會對三郎……」

  「不會!」猛地打斷一郎的話。「絕對不會!」

  也許在其他人眼裡自己很不喜歡三郎纏著自己,但也只有自己才知道三郎的開朗救了自己多少。既然裝出來的厭惡會讓他受傷,那從今以後都不藏了!換我照顧你了。

 

 

  輕輕摸著日曆上畫著兔耳朵日子,嘴角微微揚起。

  這天是我第一次傷了你的日子,也是我決定一輩子守護你的日子,你可能一輩子都不知道,你對我有多……

  「四郎!你看!超大的蜘蛛耶!」那蜘蛛上頭燦爛的色彩提醒著所有人他身上有毒,三郎卻只想到要跟四郎分享,急著就要用手把牠抓起來。還好是四郎反應夠快,一把把三郎的手抓回來,才讓這天然少了一次可能送醫院的機會。

  「……你看不出來他有毒嗎?」四郎無奈的聲音響起。

  「可是牠很漂亮啊……」三郎無辜的神情讓四郎再次確認他是個笨……天然。

  「再漂亮都不准摸!」

  「漂亮的都不行?」

  「不行!」

  「……那就不能摸四郎了……」委屈語氣像是有人狠狠欺負他一頓似的。

  「沒有男人聽到自己漂亮會開心的。」嘴角微微揚起。

  除了我之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也算是二相吧???(弱弱的問)

不算也沒辦.........(被踹飛)

點文會慢慢還~~

不會照著順序唷~~

看靈感大神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憐 的頭像
憐憐

♚ 山風點火 ♚【J禁文_山風ONLY】

憐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