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過無數的小巷,眼前的景色,從原本讓人眼花撩亂的霓虹燈,漸漸轉變為趨近於全黑的巷弄,可偏偏這黑似乎還得再持續一陣子。

  前方的大野智熟門熟路的,帶著一臉無聊的二宮和也不斷往小巷子鑽,而原本對這種東西不感興趣的二宮和也,在不知不覺中,也被這奇異的開店地點吸引住了。

  一般來說,酒店或是夜店等需要人潮的店面,幾乎都會選擇開在大馬路旁,或是人潮擁擠的地方。二宮和也往四周看了下,這種狗不拉屎、鳥不生蛋的地方,連路燈都少的稀奇,還能有甚麼店呢?!

  停下腳步,眼神淡漠的看向身前似乎正在找些甚麼的大野智。「……你是在騙我?還是在玩我?說清楚。」

  二宮和也不管怎麼想,這種杳無人煙的地方,除了不正經的店,大概也就只剩下不正經的店了。

  與其要去那種店,還不如早些回家睡覺來的有意義得多!

  「咦?我記得是在這附近啊,怎麼會沒有呢?」大野智彷彿沒有聽到二宮和也說的話,繼續對著沒有小巷弄的地方找著甚麼。

  看不慣大野智這樣習慣性忽略自己,二宮和也一股氣就這樣湧上來,留下自己皺最深的眉頭,轉身便要走。

  「啊!」一個驚呼,大野智又將二宮和也給拉回。「別走!我找到了!」

  朝著大野智手指的方向望去,是一段通往地下室的階梯。階梯旁的扶手用深紅色與深紫色交錯的花紋點綴在上,而兩旁的牆壁,則是以黑色做為基底,而白如雪花的細小碎點毫無規律的在上頭亂舞。上方的天花板也絲毫不馬虎的,畫上一樣的圖案。

  精緻而不俗艷的入口,像是將人深深吞進去般。

  最底端,一扇幾乎快融入於黑的深紫色大門上,沒有任何圖樣在上方,只有兩個說不出形狀的把手在上頭。

  「這樣的地方,真虧你有辦法找到。」二宮和也嘴角微微上揚。

  幾近於黑,又像是要隱藏住甚麼的店面,又有多少人可以一次就找到所在地?

  看來不是甚麼奇異的店,就是甚麼奇異的店了吧!

  帶著不信任眼神的雙眼,狠狠瞪向身旁的大野智。跟在自己身邊這麼久了,南到大野智不知道自己最討厭的就是這種地方嗎?

  「收回你的眼神,這裡可不是你想的那種地方。」大野智口氣中微微的怒氣,讓二宮和也知道自己的顧慮是多餘的。

  輕笑了下,二宮和也緩緩走向階梯,可越往下走,越覺得有甚麼聲音在響著。

  二宮和也的職業病,迫使他彎下身找出答案,而跟在身後的大野智也早已見怪不怪的停下腳步,等待二宮和也找到他想要的答案。

  過了一會,「這下面有東西。」二宮和也確定自己的判斷並沒有錯。

  階梯的下方被埋進一種破觸到,或是踩上去之後,會發出聲音的感應器。只是一般想要吸引人注目的,都是將聲音放到最大。而這裡卻是將聲音放至最小,小到沒有注意,這聲音就很容易被忽略掉。

  很像這裡的風格。二宮和也下了評論之後,又緩步往下走著。

  耳邊細小卻又清脆的琴音,隨著自己腳步不斷發出,這種感覺很奇妙,卻也令人開心。就像是自己是個獨一無二的演奏者一樣!

  「喜歡嗎?」大野智還是第一次看到二宮和也這樣放鬆的表情,而沉醉其中的二宮和也只用勾起嘴叫的笑容回應著大野智。待在二宮和也身邊已久的大野智,當然知道,這是二宮和也最高評價的答案。

  「那就試試自己開門吧!」

  「我想現在就算發生甚麼事,我都不會覺得驚訝了喔!」二宮和也一臉自信的看向大野智。

  依照這家店的感覺,碰到把手之後一定會再發生甚麼事。但不是發出樂聲,還能有什麼呢?二宮和也自信的想著。

  「何不試試看呢?」帶著溫和笑容的大野智,讓二宮和也不禁期待接下來會有什麼樣的變化。

 

 

 

  「雅紀?怎麼了?」一旁的服務生雙手環繞住相葉雅紀的腰,一臉好奇的問著。

  今天的相葉雅紀很奇怪,總是望著大門發呆,問他怎麼了,他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惹得全店裡人的好奇心都快炸開了!

  「你不覺得……今天的聲音……很長、很久嗎?」相葉雅紀直盯盯的看著沒有人開啟過的大門,嘴裡說的話總是讓人有些摸不著頭緒。

  松本潤說:今天店裡預定的客人較少,所以讓相葉雅紀放空一陣子也無所謂。

  只是依照這樣放空、胡言的次數來看,無所謂也必須變得有所謂一些了!不然這傢伙的腦袋跟心可是會在一天之內完全讓人跟不上啊!

  「聲音?!啊!是指階梯的那個吧!」又一個服務生來到相葉雅紀身邊,一樣的,輕握著相葉雅紀的手。

  不管在這裡工作多久,相葉雅紀永遠都像是個治癒區一樣的存在。只要待在他的身邊,就是會有一種無形的力量讓你卸下心防。這也是為甚麼大家總是在被允許或是不被允許時,都希望可以跟相葉雅紀多一些接觸的原因。

  而早已習慣大家這種多餘的身體接觸的相葉雅紀,也就見怪不怪的隨便旁人了。

  「……嗯……」

  相葉雅紀自己也知道自己今天就是哪裡怪怪的,畢竟平常的他,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在意過外頭的聲音,也沒有像今天一樣這樣的期待大門打開的那一瞬間。

  「不如去試試看把門打開呢?說不定真的有客人也不一定啊!」其中一位服務生這樣提議著。

  緩步走向大門的相葉雅紀,總覺得心裡有一股聲音叫囂著藥讓自己快一些打開門,卻又有另一種聲音逼迫自己遠離這扇門。

  這是什麼樣的感覺?又究竟是誰在門後等著自己?是空?還是……?

 

 

____________________

憐爆字數了....

最近一直希望可以打很長很長的文!!!

終於做到了!!!(感動哭)

現在就要來投票囉!!!

希望HE請回H!!!

希望BE請回B!!!

【投票於131110截止】

當然HE跟BE都會有一段故事繼續下去!!!

不要以為開完門之後就會在一起~~或是不開門就會一輩子分開唷!!!

憐才沒有這麼笨!!!(傲嬌臉)

另外!!!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憐 的頭像
憐憐

♚ 山風點火 ♚【J禁文_山風ONLY】

憐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