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鬆全身力量,整個人癱在單人沙發上,那人用臉上蓋著的書隔絕外界一切亮光。沙發前的桌子上,推滿了用黑色炭筆畫的設計圖,上面還留有不少紅筆的圈點,更多的設計圖,是連一半都沒畫完就被紅筆給狠狠打上大叉。

  以這人坐的地方為中心,往外更堆滿了一堆有關設計的書籍,當然,那人臉上蓋著的也是。

憐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